3亿吨进口煤冲击真相:国内运费高过跨国运输
[ 编辑:cnnyhj | 时间:2013-07-15 16:08:00 | 浏览:517次 ]
分享到:
 

  今年夏天,由中煤能源和中国神华两个中国煤炭行业“大佬”掀起的新一轮降价大潮已经在全煤炭行业蔓延,其他煤炭企业也被迫应战,导致煤价一跌再跌,直到目前仍没有止跌迹象。而这背后的原因,除国内煤炭需求难见好转外,进口煤的冲击也不容小觑。

  作为大宗商品的煤炭,中国的进口量达到历史高位的2.9亿吨,相对国内超过35亿吨的煤炭产量而言,规模并不算大,但是进口煤却从2012年开始搅动得国内市场“不安宁”。

  “其实,看数量,进口煤并不能影响到大局,但是由于进口煤价格低廉,所以形成的杠杆效应不容忽视,也确实冲击了煤炭市场。”在煤炭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国内煤炭贸易商许健升(化名)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秦皇岛港股份公司一位长期关注煤炭进口的人士介绍,进口煤的65%是供给沿海电厂,2012年,在华东和东南沿海地区,进口煤占煤炭消费总量的比重在25%左右,今年一季度达到32%。

  为什么进口煤能挤压国产煤的生存空间?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市场观察员李朝林认为,因进口煤的终端成本低于国内煤炭成本,即便有17%的增值税,进口煤的价格仍然低,而这主要是由于进口煤的税费、运输成本以及生产成本较低造成的。

  争夺沿海电厂

  作为经营国内煤炭交易的贸易商,许健升常年在东部沿海一带活动。对他而言,今年夏天特别令人“燥热”。

  “不光天气燥热,我心里也烦躁啊!”许健升对于目前的国内煤炭形势很是无奈,“国内煤确实很不好做了,现在市场一直下行,基本建库存就亏损。在沿海市场完全竞争不过进口煤。”

  中国去年进口煤炭达到2.9亿吨,其中沿海电厂消化了超过六成的进口煤,因此电厂也成为国内外贸易商们的“战场”。

  受到进口煤炭冲击,部分资金紧张的国内贸易商已经退出了煤炭市场,也有人正犹豫不决。不过,许健升还没有退出的想法,他近期仍一直跑电厂,一方面希望能保持住目前的客户,另一方面也争取再做出一两个客户。

  “当然,我们必须要跟进口煤‘抢饭’吃。”许健升说,但国内贸易商们可用的招数并不多,在跟进口煤竞争方面,“普遍的应对策略不外乎是降低采购成本,或者在运输、电厂化验方面争取不要掉吨、掉卡。”

  中煤远大煤炭分析师张志斌介绍,因为煤炭是可燃物,在运输和存放过程中会发生氧化反应,因此要避免掉吨(重量降低)、掉卡(发热量减少)太严重。

  一系列巨大的数字或许能说明国内贸易商们面临的巨大压力。世界煤炭涌入中国的规模暴增,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继2011年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世界最大煤炭进口国后,2012年中国以2.9亿吨的煤炭(含褐煤)进口量,继续稳居世界第一。进入2013年,这一趋势仍保持,1~6月,中国累计进口煤炭1.58亿吨,同比增长13.3%。

  压力之下,神华、中煤以及同煤、兖矿等众多大型煤企都在进行降价促销以保住市场。

  廉价进口煤

  截止到今年前5个月,中国进口煤炭(不含褐煤)排名前4位的国家分别为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俄罗斯以及越南。在进口褐煤方面,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则占据前两位。

  沿海省份需求是进口主要动力,1~5月,广东、广西、河北、山东、福建分别占据了前五的位置。

  进口煤炭价格优势很明显,“价格便宜”成为行业对进口煤大量涌入中国市场的一致解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世界以及日本等国经济均出现了不同程度下滑。受此影响,2009年国际市场煤炭需求疲软,煤炭供给相对过剩,同时国际煤炭航运费也大幅下跌。以2009年6月份为例,动力煤国内外价差约90元/吨,炼焦煤国内外差价竟高达320元/吨左右。

  “从终端消费价格比较来看,2009年,南方沿海电厂购买国际煤炭的成本低于从国内购买,北方部分省区进口焦煤的价格也有一定优势。这就造成了中国进口煤炭不仅在南方地区比较普遍,北方地区也开始增加进口焦煤的数量。”张志斌介绍。

  时至今日,进口煤依然保持着较大的价格优势。经过多轮大幅下跌,7月10日,秦皇岛煤炭网发布的最新一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显示,环渤海地区发热量5500大卡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报收592元/吨,比前一报告周期再下降4元/吨,仅在连续三个周期内就已每吨下跌15元。

  即便如此,国际煤炭价格则更低,截至6月28日当周,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报收78.89美元/吨,环比前一周下跌3.37美元/吨。其他国际煤价也全线跌破80美元/吨。

  同时,6月份,澳大利亚Waratah煤炭服务港口(PWCS)运往中国的煤炭为260万吨,环比增加94.03%。因此,持续存在的国内外煤炭价差,推动中国煤炭进口量不断增加。

  昂贵的运费

  1吨发热量5500大卡的动力煤从澳大利亚和山西大同分别运达广州港,中间产生的物流费用也是两者价格有差距的原因之一。

  张志斌介绍,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CFR7月份的平仓价约 68美元/吨,巴拿马船到中国广州港的运费是13美元/吨,因此到岸价仅为81美元/吨(约合人民币496.62元/吨),目前最低报价还有79.25美元/吨(约合人民币485.9元/吨)。再加上17%的增值税,每吨价格在581.05~568.5元之间。

  今年6月15日,中国铁路总公司正式启动铁路货运组织改革,而煤炭行业最关注的是“简化手续和规范收费”。

  在新的物流体系下,目前大同南郊距离大秦铁路5公里的 5500大卡动力煤坑口价约是410元/吨,按照大秦铁路改革之后的运输模式铁路装卸、上门取货,用80吨的货车运输666公里到达秦皇岛东站,总费用是11580.2元,平均每吨144.75元,再加上港杂费23.5元/吨、港口建设费4元/吨,到秦皇岛港的平仓价正好是582元/吨。

  但秦皇岛港只是国内煤炭运输的中继站。用五六万吨级的货轮将煤炭从此地运到广州港运费约33.30元/吨。因此,1吨5500大卡的动力煤运输总价是613.3元/吨左右。

  相比之下,同样发热量的进口煤则要便宜许多。

  “外煤进口港都在南方,而内煤运到秦皇岛港价格已经比外煤高了,但还要再加一次海运费的成本,用船运到南方港,一来一去成本就高很多了。”另一位国内贸易商李旭嘉说。

  与进口煤的简单运输流程相比,中国煤炭生产与消费在地域上严重失衡,主要的煤炭消耗地区在华东、华南这些东南沿海地区,而煤炭资源大多集中在山西、陕西及内蒙古西部等“三西”地区和新疆,煤炭经过长距离运输才能到达消费地。全国约75%的煤炭用于火力发电,煤炭作为大宗商品,产地与消费地之间的运输60%~70%依靠的是铁路和水路。

  李朝林表示,煤炭流通环节费用占煤价的50%左右,不合理的收费如代理费、点装费等又占到整个流通环节的一半左右,而且煤炭运输过程中的寻租成本很高。

  李旭嘉还介绍,中国地大物博,也代表了中国的铁路线非常长,各段分区管理使得运输环节多,铁路杂费也非常高。此外,因为隐性成本太高,很少有中间商能撑过5年,10年以上的就更少。“铁路、当地政府、港口、第三方煤检,甚至连给你装车的、堆场里开推土机的人都得小心伺候着。这一路上你会发现越熟络,你要打点的越来越多,利润也越来越小。”李旭嘉说。

  飙升的人力成本

  山西鑫隆源煤炭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一位负责人吕先生介绍,国外煤矿的机械化程度高,开采效率、人工及管理费用都比国内有优势。

  “澳大利亚煤矿在坑口连洗澡间都没有,工人下班连衣服都不换开车就回家,一个矿的管理人员也没有多少人,基本没有什么办公楼,这跟我们国家煤矿上的设施相比,简直可以说是‘一无所有’。这样一比较,国内煤炭生产的成本怎能比得过国外尤其是发达国家呢?”吕先生说。

  相比之下,国内煤炭的生产成本却在快速上升。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人力成本上升不可逆转。英国咨询公司WoodMackenzie2012年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中国的生产成本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和地区上升都快。中国煤炭领域的劳动力成本2011年上升了13%,而在澳大利亚只上升了8%。

  “国内煤炭生产成本太大了,除神华以外,其他煤炭企业大部分的小煤矿开采成本很高,到达广州的价格高于澳洲煤和印尼煤,没优势,唯独神华煤能拼一拼,因其露天矿多、成本小,中煤则是露天和井工矿各一半,稍逊一些。”前述秦皇岛港股份公司人士称。

  另外,WoodMackenzie还表示,能够增加中国国内煤炭生产竞争力的多因素正在被人民币的稳步升值所抵消。WoodMackenzie认为到2015年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将会下降至5.2.(高立萍)

上一篇: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创近5年新低
下一篇:煤价持续大跌致电企利润暴增 电价下调呼声再起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