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煤老板杀猪卖菜 告别出煤就挣大钱美好年代
[ 编辑:cnnyhj | 时间:2013-09-04 12:31:35 | 浏览:1160次 ]
分享到:

煤老板杀猪卖菜 告别出煤就挣大钱美好年代(网络配图)

人民网北京8月17日电  从2003年下半年开始,到2012年下半年结束的这9年时间中,中国煤炭市场过高的价格给中国的煤炭生产企业、煤炭贸易企业、煤炭运输企业等“涉煤但非用煤企业”都带来了丰厚的利益。这就是中国以及世界涉煤既得利益者们至今仍旧念念不忘的“黄金10年”,而如今,这样的情形已经一去不复返。

近期,全国大范围出现的“烧烤模式”继续升温,带动全社会用电量持续攀升,7月用电量创下今年以来最高纪录,电厂日耗更是达到历史高点。季节性因素刺激煤炭需求不断回升,但仍未能达到预期。8月14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显示,本期5500大卡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报收559元/吨,比前一报告周期下降了6元/吨,煤价仍在持续下跌。

面对严峻的形势,有的煤老板频频停产关矿,有的煤老板则进军“杀猪卖菜”,投身新型产业,力图渡过难关。


煤炭业十年财富暴利神话终结:煤老板频停产关矿

“每个月要发130多万工资,煤炭却卖不出去,企业只能停产!”6月20日,52岁的新疆煤老板鲍荣亭在煤场前来回踱步。眼前的6万吨煤从去年堆到今年,很少卖出去。

从18岁到52岁,鲍荣亭用18年时间完成了从挖煤工到煤老板的身份转变,又用15年时间,使他的小煤矿变成了民营大煤矿。他显然是个能力出众的人。然而,如今面对企业停产、市场疲软、能源企业走下坡路的局面,他却有些束手无策。
 

 

网络配图

鄂尔多斯煤老板回应贱卖豪车:再缺钱也不至于

价值100万元的豪车,贱卖为11万元。2012年年底,媒体爆出鄂尔多斯煤矿老板贱卖豪车还债的消息,让网络上波澜阵阵。但煤老板吕强笑着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哪个老板会傻到这个地步,再缺钱也不至于这样。”

吕强是鄂尔多斯一家民营煤矿的股东之一,陕北人。吕强承认,2012年是他最难过的一年,尤其是上半年,他的煤矿不得不停产,因为生产越多亏损越多,这主要源于不断下行的煤炭价格和锐减的市场需求。


网络配图

煤老板杀猪卖菜养奶牛 告别出煤就挣大钱美好年代

从2008年起,一场史上最大力度的煤炭整合和兼并重组从山西拉开序幕,其后数年,山西、陕西、河南、河北、山东等资源省市都陆续出现了不少体量以百亿、千亿计的“巨无霸”煤企。

根据公开资料统计,前50强煤企中,涉足电力的企业在30家以上;涉足煤机等装备制造的企业达24家;涉足地产的企业包括龙煤、山煤、京煤、伊泰等22家;涉及矿山公园、矿井参观、地方生态等旅游产业的企业包括同煤、伊泰、开滦等9家;涉足无水葡萄糖、各种制剂、头孢等制药行业的企业则包括冀中、伊泰、徐矿、乌兰煤炭等6家。

除此之外,各大企业根据自身特点和意愿,涉及的业务包括航空、农业、客车制造、膨润土、甚至服装、餐饮、IT等多达60余种。由此,煤炭大佬们尝遍“由地到空”,“由黑到白”,“从黑变绿”等各种多元化的百般滋味。


网络配图

山西焦煤集团步武钢后尘进入“杀猪”业

如果说一公斤钢材价格抵不上四两猪肉的无奈是武钢另辟蹊径谋求转型的原因,那“煤老大”涉足养猪业,则大致可视为资本对“传统行业最后一块肥肉”的觊觎。

6月11日,双汇集团与山西焦煤集团、太原市政府正式签订三方合作意向协议。根据协议,双汇集团将与山西焦煤集团采取合资的形式,在太原市建设一个生猪屠宰加工项目。该项目原则上由双汇集团控股、焦煤参股,预计年可屠宰生猪200万头。项目选址初定为太原市阳曲县,建设期为一年。


网络配图

山西煤老板组团外地抄底 称矿被国企收编很郁闷

刘浩伟在山西开煤矿已有十余年,此前在山西晋南某市有三座煤矿,煤改过后,被山西某国企收编整合为一座90万吨的矿井,目前占股49%。由于被收编,矿上的事,刘浩伟已不用操心,也有更多时间去琢磨其他项目。

2011年年底,刘浩伟和另外一个煤老板投资新建了个物流配送中心,搞了半年后发现,自己极不适合做其他产业。他坦言:“赚惯了煤矿的快钱,搞物流太费事,赚钱也慢。”
 

 

网络配图

“煤老板”只代表过去 晋商“煤炭资本”流向新兴产业

虽然在目前,山西 “煤老板”还没有彻底淡出,在煤炭产业保持着一定的活跃度,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山西的民营经济正处在多元化投资、多元化发展、转型发展、转型跨越的进程之中,昔日的 “煤老板”正在完成从 “煤老板”到现代晋商的转变。


网络配图

从"挖煤"到"淘金" 山西煤老板向现代企业家转型

看着正在崛起的厂房和已经安装的从俄罗斯购买的世界上最大的一条热模锻压生产线,许红霞总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她说:“过去虽然搞过煤矿、铁矿多个产业,但就数这个项目最累但也最有成就感。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事业。”

许红霞曾经是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的一位煤老板,最新的身份则是当地一家锻造企业的董事长。这个企业属于先进装备制造业,也是山西煤老板转型的一个标杆项目。
 

 

网络配图

煤老板的崩塌:频上演诈骗案打架跑路等狗血剧

2013年3月13日下午3点多,同样的签名留在一张拘留证上。警察要求刘旭明用正楷一笔一画重写,按下手指印。接着,这位1983年出生的年轻人被送进陕西神木县看守所,留下“陕西历史上最大的集资诈骗案”于身后。

曾经,在神木“刘旭明”三个字只要落在类似股权收据类的纸上,就意味着结算时数倍于投资的回报。没有人在意合同、股权书的体面与正式与否。无数个刘旭明和“张秋莲”们织就了一张中国煤炭富翁的脸谱图。他们与中国能源经济一起崛起,一起癫狂。现在,随着刘旭明被抓,他们也一起面临大崩塌。

上一篇:国产煤与进口煤之间价格开始倒挂 进口煤成交已陷入困境
下一篇: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创近5年新低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