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还要忍受多少年雾霾?
[ 编辑:cnnyhj | 时间:2014-03-21 09:34:18 | 浏览:434次 ]
分享到:
原标题:中国人还要忍受多少年雾霾?

空气和水,这些我们祖祖辈辈无限信任的物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危机四伏了。而让这些人类须臾不可或缺的物质变得不再安全,仅仅用了短短的100年。这100年,正是科技成果全面重塑人类生活的100年。现实世界的复杂性远远超出人们的预料。正如欧洲环境署的一份报告中所说:“条块分隔的科学,无论多么博大精深,都不足以成为预测或缓解这种复杂系统影响的基础学问……”环境问题正是这样的复杂系统。那么,前方的路在哪呢?本期“聚焦”栏目刊发此文,试图引发大家的进一步思考与行动。 ——编者

“发达”的路我们能走吗

几周前,一场罕见的长时间、大范围的雾霾笼罩了中国。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一个国家里,总有人专门做预见者的工作。就中国的环境污染问题来看,不能说预见者们没有发言。

一个国家,工业化程度高了,环境污染必然随之加重。然后提高治污技术,强化污染治理。先行国家无一例外。工业化之后,产业升级,高污染产业向落后地区转移,人口向新的空间移民、殖民。先行国家无一例外。

这样的路,前一程,中国跟着走了。越往后,越跟不上。

在治理污染方面,由于执法力度在现实层面遭遇严重消解和抵制,即便买来和发达国家同样先进的技术设备,效果也相去甚远。

在人口转移和产业升级方面,发达国家走过的路,在人口密集产业的中国走起来很难。

所以,按规律推,我想说:第一,大气污染严重到这个地步,其实是早就可以预见的。第二,比大气污染更严重的是水污染。只不过由于呈现方式的不同,还没那么引人注目。

2012年6月,我在腾讯微博做客座总编辑时曾预言:按现在的趋势看,环境污染问题会越来越糟,10年内一定会有极端的环境灾难事件出现。如今这一次次全国性的雾霾,已经算是环境灾难了,但是一定还会有更严重的环境灾难出现。

为什么如此肯定地作出这个判断?很简单:中国的国土面积、人口基数、发展路径和生活方式,四个元素的组合,必然导致这个结果。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30多年,伴生的污染问题处于增长和转移的阶段。就是既有从无到有的污染,也有在充分利用环境容量的口号中形成的城乡间、发达和欠发达地区间的污染转移。

中国经济发展的后30多年,污染问题将呈量变引发质变之势,极端性的环境灾难将不断出现。

最乐观地预计:中国的环境问题开始整体好转,应该是在第二个30年之后。当然,这还得仰仗总体政策正确、国人配合。也就是说:中国人还得再忍受雾霾、污水等严重污染最少30年。日本由“川崎哮喘”、“水俣病”肆虐到环境全面好转,用了大约30多年。中国现在的情况,比日本难多了。

相对于发达国家走过的先污染再治理的路子,中国的去污之路更艰难百倍,产业升级以及高污染产业的转移,因为后发劣势,难度和空间都不可同日而语。更加不同的是:中国的体量实在太大。全世界发达国家总人数加起来也没中国人口多。

也就是说:发达国家通过产业升级、建殖民地等策略,现在得以穿西服动鼠标挣高利润,以中国的体量和现在的国际大势,要完成这些高污染产业的转移和升级,难度和耗时都会很惊人且结果不可预计。

“数不清的烟囱”的变迁

有回忆文章写道,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说,要很快发展到站在城楼上能看到数不清的烟囱。这充分表露了中国对于工业化的急迫心情。

当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农业国来说,工厂是先进和现代化的象征,当然会建在最引人注目的地方。不光在北京,在中国的各个城市,越是中心地带就越是工厂林立,北京王府井、上海康平路附近都有工厂。

改革开放后的第一阶段,一方面许多企业效益不佳,而中心地段的商业价值凸显,于是一些企业开始自己转型,把工厂用地用做商业开发。

在环保意识觉醒后,各个城市都开始整体性地把工厂迁出中心区域,尤其是那些大气污染和水污染、噪音污染严重的工厂。

迁到哪里去呢?迁到每个城市的边缘地带、郊区以及其他欠发达地区。

有一个时期,中国各个城市中心地带的大气、水、噪音污染大大减轻。但另一方面,中小城市、城镇、农村的环境污染却越来越严重起来。工厂在这些地方越建越多,当然是重要原因。新华社曾经引用时任水利部副部长翟浩辉的话说,我国农村化肥、农药、除草剂、农膜的大量使用,已经造成了严重的面源污染(指相对于点源污染而言的一种水环境污染类型),许多河道发黑,河岸杂草丛生,垃圾成堆,不少农田有害元素含量超标、土壤板结硬化。许多乡村特别是乡镇企业发达地区和开发项目比较多的地区,很难找到一块净土、一方净水。

以往那些山清水秀、水草丰美使人怀念的乡村,逐渐成了土臭水黑、垃圾遍地的所在,与此同时,在城市,昔日的工厂变成了大片绿地或高档住宅小区,适宜生存之地由乡村全面转移到城市。

农村的污染,最终都随着水流、农产品……和很多很多人的生活联系起来。农村的困窘,最终都将会以各种形式回馈到社会。农药、化肥等各种污染,最后都会进入水中和大气中,最后进入我们的口中、肺中。

事情就是这样,环境保护在大城市越来越受人关注,但在中小城市、城镇、农村,问题正变得越来越严重。而如果中国广大的中小城市、城镇、农村处在严重污染之中,中国总体的环境容量自然日趋饱和。

2013年8月的一场大风之后,北京的雾霾被驱散。但是在类似回龙观(位于北五环与北六环之间)这样的郊区,裸露干燥的路面遇风很容易扬尘,成为雾霾的来源之一。 郑挺颖/摄

讲生态言必称西方之后

如今在中国讲生态问题,往往言必称西方。西方生态思想对中国人的影响越来越大,西方人影响中国人的,不光有生态思想,还有他们的生活方式。

如今这个世界有70亿人,70亿人都希望像美国人那样生活。

美国人如今怎样生活呢?——“人们几乎不为自己做事。我们不用从生食开始烹调我们的食品(55%的美国消费者的食品预算,花在了餐馆和即食方便食品上)。我们既不缝补,也不熨烫,更不制作我们的衣服;我们既不用烘烤,也不用建造,更不用我们自己修理;我们除了孩子几乎什么也不生产,并且一旦我们做了那些事,我们就降低了身价。”(《多少算够——消费社会与地球的未来》——美国学者艾伦·杜宁著)。

20世纪50年代,西欧人过上了同美国人一样的生活。

20世纪70年代,日本人过上了同美国人一样的生活。

今天在印度,“大约一亿中产阶级的出现,已经导致了从汽车、电视机到冷冻食品每一样东西销售量的爆炸性增长。印度城市的街道被世界上最危险的交通和最严重的空气污染填塞。这是由于数百万摩托车和轿车涌入了原先主要由自行车、公共汽车或牛车占据的道路。信仰朴素和有着节约传统的保守的印度人,正渐渐让位于一个思想自由和花销也同样自由的新一代。”(《多少算够》)。

中国人无疑正沿着同样的道路急行。

中国的人均财富只能排名世界第104,有人计算,实现13亿中国人的美国梦,中国的资源总耗至少要扩大50倍。伴生的污染量呢?无法想象。

也有中国人说:谁规定中国人只能住在茅草屋里看着美国人开汽车住洋房?凭什么当我们发展时就该忍受贫困维持生态平衡?

西方教给中国人的还有他们的经济发展模式。

20世纪后期,当西方世界的经济状况欣欣向荣,而采用其他发展模式的国家个个灰头土脸的时候,西方世界什么也不用说了,每一个想过好日子的民族都会跟着他们的脚步走。中国就这样跨进了新的发展轨道,而在跑道边掐着秒表计算中国奔跑速度的,是西方人。

用生态平衡的眼光来看,中国成了这样一个国家: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燃煤国。中国经济发展速度与资源消耗一直成正比例上升,中国的自然资源绝对支撑不了目前西方式的发展模式和生活方式。

这种困窘,其实西方在发展过程中同样遇到过,西方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之一,是发现和建立殖民地,从世界其他地方进口资源,把污染产业甚至垃圾向外转移。

事情就是这样。西方传给中国人完备的生态理念,也传入了令中国人向往的生活方式,还把中国纳入了和他们相同的经济发展轨道。但问题在于,这几者是相互矛盾的,生态文化理念和经济发展及生活方式发生强烈冲突。于是中国人不得不像金庸小说中的老顽童一样,以一个巨人的形态,在左右手相互搏击的痛苦中前行。

美国教授布朗的一段话被许多中国人转述:“由于中国如此庞大的人口,人类至今走过的所有道路,对中国都不能适用,中国非得开辟一条全新的航道不可。这个发明了造纸术与火药的民族,现在面临一个跨越西方模式的机会,向世界展示怎样创造一个环境上可持续发展的经济。中国如果成功了,就能为全世界树立一个榜样。如果失败了,所有的人都将为此付出代价。”

中国这样一个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在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上如果没有清醒的认识,后果可能是谁也无法预测的。

中国人必须收心敛性

今天的中国人,每天都在被刺激着。为了推动经济的发展速度,所以要不断刺激消费。

新中国建立之初,生产、生活照搬苏联模式,生活水平低下,长期处在一种短缺经济中。但今天许多人回忆,称那时的生活里有一种低水平的快乐。我一直在思考,那种快乐从哪里来?

想想那时的模式:稍具规模的单位,办公楼旁边就是宿舍楼,生活区里配套托儿所、幼儿园、子弟学校、医院或卫生所,在牺牲自由的不快里,收获了极大的便利。很多人不用挤车路上耗几小时上下班,不用接送孩子,不用到处找人求人给孩子找幼儿园找学校……

面对今天人人都在追求的以大房豪车为标准的美好生活,我一直在思考有没有一种生活方式,一种让中国人能够在简洁低碳的前提下,最大限度满足舒适感的生活方式。

我在想,是不是有很大一部分人,愿意选择简朴清静但便利的生活方式?社会有没有可能以环保理念迎合他们,从而既让人们多一种选择,也为中国做一种探索?

13亿人口的中国,如果寻求不出这样的模式并使之成为社会共识,那么,雾霾、毒水,定会以越来越高的频率和强度不约而至。

我设想的新农村,照明、做饭、采暖全部用沼气,定期更换的沼液、废渣用来肥田。以这样的纯生态设施,最大限度为农民们提供便利生活的同时,化肥使用量必然降低,食材和水的洁净度因此提高,这又造福了城里人。全中国每年化肥、农药的总用量,应该由环保部与农业部共同研究、控制,而不能这个部为了产量只管猛劲撒,那个部一头雾水不知该如何消解。

我设想的城市规划,不是只学点发达国家的皮毛,而是能有超前思考,比如,在为汽车修路的同时,为愿意跑步、骑自行车上班的人们留出安全、舒适、便捷的通路。中国曾经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自行车大国,但眼下自行车正在逐步被淘汰。

我设想的中国环境治理,应该是全世界最严厉的。从中南海开始,中国的楼房,房顶要铺满绿色植物或太阳能板,必须装上雨水集流设施;每一个乡村,必须有垃圾和污水处理设施;每一亩土地和林地,施用化肥、农药等化学要素的数量必须受到监控;汽车的尾气排放标准,必须领先全世界而不是在欧盟后面亦步亦趋。

肯定有人会笑话说:别做梦了,学都学不好,谈何超越?但是看看日本吧:当年加藤三郎最早提出要限制日本汽车的尾气排放,并作为官员制定日本的汽车尾气排放标准,引起一片骂声。骂他的人说,加藤是想把日本汽车工业卖给美国。如果执行这个标准,日本汽车工业必将死亡。结果呢?没有一家企业倒闭,反而更好。如果没有那样的限制,就没有日本汽车产业的今天。

归根结底,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尽管对于雾霾的成因有诸多解读,但我认为它是一个污染总量超标后的集成结果。我悲观地认为:因为先天禀赋和天时地利人和,中国人在中国,要想多数人拥有美国人那样的豪车豪宅,就别指望有美国人那样的蓝天白云。要想有蓝天白云,整个民族就必须收心敛性,做出牺牲。比如,我说一句找骂的话,北京人这样恐惧雾霾,咱先做点力所能及的补救:让烧烤这种食品从这个城市彻底消失。再说说汽车……好了好了,不说了,我似乎已经看见要跟我辩论者的愤怒面孔了。

上一篇:原煤散烧污染占比几何?
下一篇:“根治雾霾”有可能吗?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