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登录商城

因地制宜提升托育服务质量

首页    资讯中心    行业动态    因地制宜提升托育服务质量

 图①:青岛恒星科技学院恒星托育中心,孩子们在体验包饺子。
  王 会摄
  图②:湘电集团朵俊湘机幼儿园托育班,幼儿在做游戏。
  莫 榕摄
  图③:北京友谊医院通州院区托育所,幼儿在做餐前小游戏。
  韩卫坤摄

  近日,2024年全国托育服务宣传月在湖南省长沙市启动。国家卫生健康委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主题为“放心托育  方便可及”的系列宣传活动,旨在提高托育服务知晓度,鼓励各地因地制宜办托育。

  “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鼓励有条件的用人单位提供婴幼儿照护服务,支持企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等社会力量提供普惠托育服务。今年4月,全国总工会、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印发通知,公布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湘电集团有限公司、青岛恒星科技学院等100家单位为“2023年全国爱心托育用人单位”。如何因地制宜提升托育服务质量,记者进行了采访。

  用人单位办托育,上班带娃两不误

  “单位有托育,上起班来安心多了。”下午6点下班后,湘电集团女职工杨郁佳换掉工作服,来到与厂区一墙之隔的朵俊湘机幼儿园,接上自己刚满3岁的孩子回家。

  前两年,由于杨郁佳丈夫在外地上班,双方老人又都不在身边,眼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杨郁佳没少操心托育问题。她将湘潭市区的托育机构跑了个遍,还带着孩子试过课,不是太贵就是服务不好。

  2020年,湘电集团工会组织了一次面向职工的问卷调查,发现大家对托育的需求比较强烈。“企业建立起了包括职工育儿托管中心在内的8个服务中心,为职工提供更贴心的服务。”湘电集团工会常务副主席葛洪说。

  托育机构并不是说办就能办,软硬件方面都有严格的要求。湘电集团工会副主席陈鹿介绍,朵俊湘机幼儿园以前招收的是3岁以上儿童的幼教班,要想新增托育班,还需要进行一系列改造。幼儿园严格按照托育机构的要求来装修、配置教具。2021年,朵俊湘机幼儿园的托育班正式开班,首批报名的幼儿有13人,目前托育班已经扩大到了22人。

  湘电集团对于报名托育班的职工,给予每学期280元的职工优惠,同时集团工会又给予每学期500元的补助。“算上补贴后,每个月托育费只要1050元,比市场上的托育班便宜很多。”杨郁佳说。

  2022年8月,北京友谊医院在西城院区和通州院区分别建设了一个托育所,去年开园以来分别收了14个孩子和18个孩子,每月收费分别为3900元和3500元,相较附近同等条件的市场化托育机构,费用只有不到一半。

  “对于西城院区来说,场地紧张,寸土寸金,办托育所难度最大的是选址。最后,医院把体检中心辟出一块空间改为托育所。”北京友谊医院党委委员、工会专职副主席龚迎光介绍,从场地选址设计、施工改建,到职工需求调研,医院领导高度重视,前期已投入400余万元。

  “用人单位托育服务是普惠托育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扩大普惠托育供给的有效方式。”中国人口学会副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健说,目前,托育服务的社会供给明显不足,主要依靠家庭内部解决。用人单位提供托育服务,职工上班顺便把孩子带到单位,下班后带孩子回家,工作时间由专人看管,能够实现上班带娃两不误。

  完善体系建设,提高服务质量

  “女儿到单位托育所已经7个月了,变化很大。孩子以前怕生人,不善于表达,对家长也比较依赖。现在,经过托育所的生活,孩子胆子更大了,性格也更活泼了,社交能力明显增强,生活自理能力也提高了。”北京友谊医院康复医学科治疗师吴坚家住北京北五环外,上班日就把孩子带到医院西城院区托育所。

  在吴坚看来,相比市场托育机构和家里老人带孩子,单位的托育所环境更安全,孩子能得到更好的锻炼和学习,有利于个人成长。如果孩子生病了,还能第一时间送到医院儿科治疗。

  北京友谊医院托育所采取第三方运营模式,其中西城院区托育所的运营商是北京乐融托育服务有限公司。公司总经理郭曼妮介绍,托育所根据医务人员上班特点来提供服务。早上7点半,托育所就开门了。上午,老师们会带孩子做一些轻松的运动、玩玩具、听音乐、绘画、阅读绘本、讲故事等。教室的墙面和地板都是软包装,孩子还可以进行一些体能活动,如翻跟头、爬行、跑跳等。午饭后,孩子可以午睡一段时间。起来后,安排孩子做一些互动类的游戏,如过家家、自由探索等。下午6点左右,职工下班后就可以接孩子。

  青岛恒星科技学院教育学院在学前教育、早期教育、婴幼儿托育服务与管理领域,拥有丰富的专家资源和教学资源。早在2016年,学院就在学校内部设立了一家托育中心——青岛恒星托育中心,目前拥有120个普惠型托位。托育中心依托教育学院专家团队、研究智库、关键课题以及丰富的课程资源,创立了“幸福教养工程课程特色体系”。“通过践行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方法,确保孩子们不仅能得到照顾,还能接受高质量的早期教育。”托育中心执行园长蔡巧玉说。

  “随着早教、托育观念的发展和家长教育理念的转变,现在的托育不仅是‘看孩子’,也不只是保证安全和健康。这两年,我们围绕健康、语言、社会、科学和艺术五个维度,构建起了自己的课程体系。”朵俊湘机幼儿园园长廖昶说。

  在湘电集团,职工点赞最多的是“周末托”。朵俊湘机幼儿园考虑到有的职工周末要轮班和加班,开办了“周末托”和“延时托”。湘电集团则为“周末托”和“延时托”提供经费支持,职工可以免费享受服务,1岁半至6岁的孩子都可以报名。更贴心的是,“周末托”柔性设置入园和离园时间,与职工的上下班时间灵活匹配。

  宋健说,现在的家长对托育的质量要求越来越高,希望托育所能够提供更周到的服务。用人单位办托育,首先要对职工的需求进行调研,以满足职工需求为出发点,在服务供给、队伍建设、质量保障等方面完善体系建设,提高服务质量。

  增设相关专业,打造托育队伍

  朵俊湘机幼儿园托育班教师楚娜,在幼教行业已经工作了5年多。作为托育教师,她觉得成就感和幸福感更高了。2021年,随着幼儿园开办起托育班,她也从幼儿园教师转型为托育班教师。目前,托育班包括她在内的两名教师和一名保育员,都由幼儿园教师转型而来。

  “婴幼儿托育教师,既要掌握婴幼儿日常生活保健与护理知识,同时也能够针对0至3岁婴幼儿思维、语言等特点,科学地进行智慧开发与想象力培养。”廖昶介绍,托育服务和幼儿教育有较强的专业性,对老师的要求各有侧重,现有幼儿园师资力量无法“拿来就用”。幼儿园先后将楚娜等3人派往广州和长沙培训,系统学习育婴和早教等专业知识。如今,除了幼教资格证外,楚娜还有了育婴师证、营养师证、入户早教指导师证等证书和资质。

  “我们除了要求从事托育的员工考取国家要求的资格证书,还定期给他们安排业务培训。”郭曼妮介绍,公司建立了完整的培训体系,员工可以线下线上参加托育专业课程学习。北京市西城区卫生健康委也要求公司员工每个月参加区里组织的业务培训。双管齐下,增加员工托育技能。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只有少数用人单位托育所的师资来自托育相关专业毕业生,其他大多是非专业师资。主要原因在于,我国托育专业建设起步较晚。从供给方面看,目前高等专科院校单独设置托育专业的还不多,托育人才供给还无法满足社会需求。

  “发展托育服务,人才是最基础的要素。”北京城市学院校长刘林说,托育服务要遵循幼儿的身心发育规律。由于缺乏早期教育专业师资,有些托育机构幼儿园化甚至小学化,不利于幼儿的健康成长,也违背了科学的托育规律。早期教育服务对象为婴幼儿,不同于其他教育学专业,涉及教育、卫生、心理、体育等多个领域学科。刘林建议,加强对高等院校设置托育服务相关专业的支持,打造一支专业化的托育队伍。

  我国托育服务相关专业建设正在加快推进。2019年,教育部等七部门印发了《关于教育支持社会服务产业发展  提高紧缺人才培养培训质量的意见》,提出原则上每个省份至少有1所本科高校开设托育服务相关专业。2021年,“婴幼儿托育服务与管理”专业被纳入教育部印发的最新版《职业教育专业目录》。

  “青岛恒星科技学院教育学院开设学前教育、早期教育、婴幼儿托育服务与管理3个专业,目前在校生有2000多人,每年为社会输送优质托育人才700余人。”青岛恒星科技学院教育学院执行院长王清说。

 

  《 人民日报 》( 2024年06月28日 19 版)

(责编:赵欣悦、袁勃)

发布日期:2024年6月28日
浏览量:0